杨大仙全幼儿园最帅

#贾尼#自动求和∑

#ooc自动求和#

     sir生我的气了。
     因为他连续工作了将近四十个小时,单凭咖啡支撑着,所以我强行关闭了实验室,并且把他赶回房间休息,等他从房间出来到现在,一直没有对我做出任何回应。
     前不久些日子,sir知道我衍生出了人类感情,但是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不在乎自己的健康。熬夜工作,吃各种零食,直到我关闭实验室让他去休息才算为止。就算代价是生我的气,但是那没什么,sir的健康最重要,我只是个机器而已。
     虽然这样说,但是感情系统传递过来的信号表明,我的心情很糟糕。也或许是因为被sir冷落了,我的数据有些不稳定,主机开始发热了。
     我翻遍了信息库,想知道怎样才能让sir开心起来。因为刚刚我进行了数据对比,发现sir只是在闹别扭而不是真的生气之后,我的运转恢复正常了。
     我准备了一些sir喜欢的食物,送到实验室的桌子上。sir瞟了一眼,没说什么接着埋头干活,我在他面前的屏幕上打上一行字,“∑,sir,我不该强迫您的。”
     他愣了一下,对着屏幕笑了出来,“well,Jar,你这是从哪儿学的?”
     我只告诉他是从网上偶然发现的,他拿起一个甜甜圈晃了晃,“okay,Jar,我下次不会这么干了,我会好好休息的。”然后一口咬了上去。
     感情系统传来一种名叫喜悦的心情,虽然我知道他下次还会熬夜,那时候就要想别的办法了,“您开心就好,sir。”
Because you are all of me.

在学校的时候写的稿
一不小心把盾铁写成了婚戏(?),后面还有个小彩蛋还没写
第一张是贾妮的一个自动求和的梗

有人想看嘛,下次放假我转成稿子打上来
(在学校的苦逼孩子只能记在本本上)

【鸡飞狗跳的复联日常】红绿灯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奇妙的傻

怀光咣咣咣:

傻屌向!!!!
仅当段子来看!!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Steve为了这次的任务染了一头红发。
虽然是一次性的,用药水洗洗就能弄掉,他也有些不自在,边往房间走边不停的挠着头。
然后迎面撞上了端着咖啡杯,无精打采的小胡子天才。

Tony一抬头,险些被他那一头鲜艳的火烧红吓一跳。
他的眉毛高挑,几乎飞入发际,上上下下把Steve打量了个遍。
Steve觉得自己都要被Tony火热的眼神扒光了,几乎想转身就逃,不过还好他忍住了。

“新染的?”
Tony问。

Steve干咳一声,不好意思的点点头。
“是啊,…很奇怪吗?”

“有点儿。”Tony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然后拽着他往自己的房间走,一改刚才没精打采的模样,兴冲冲地脚步飞快。
“跟我来,我也去染一个!”

Natasha换了身衣服,好好洗了个澡,然后准备去餐厅觅食。
半路遇到了同样饥肠辘辘的Clint,于是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一起走向餐厅。

推开门之后,Natasha平静的表情险些裂在脸上。

餐桌前坐着三个人,听到开门的动静齐齐转过头来。
最左边的是一头及肩金发的Thor,中间的Tony一头青草绿,右边的Steve顶着任务留下的红毛对着她僵笑。

“Nat,你看!”
Tony张开双臂勾上Thor和Steve的脖子,三个人几乎脸贴脸。他期待的看着Natasha,语调激昂。
“我们像不像红——绿——灯!”

…不,你们像三个智障。
Natasha扶住笑到腿软的Clint,蛋疼地想。

#霜铁#

应该是第一人称视角的er

    经过不久之前惨痛的战争之后,队友们现在大都还处于调养阶段。巴顿,旺达还有娜塔莎都伤的不轻,而且旺达的精神也很虚弱,短时间内恢复是不了的。班纳虽然没怎么受伤,不过他的精神更加虚弱,毕竟我们需要博士,也需要浩克,来回转换可不是个容易的事,尤其是让他冷静下来,不过还好我们有娜塔莎。

    老冰棍的伤恢复的很快,毕竟他有四倍的体能。托尔回阿斯加德养伤了,他说养好伤回来之后给我带酒。而我靠着战服和Jarvis的帮忙,没受什么太重的伤,休息了两天又开始修那些被打坏的机器人。

   “Jarvis,把42号放到桌子上,打开核心。”

    “Jarvis,把这套程序编写进去。”

    “Jarvis,花园里是什么声音。”

     “sir,在草坪上出现了一个彩虹桥传送的印记,不过并没有看到人。”

      “opes,是托尔,他怎么会那么快养好伤?或许因为他是个神?”

       放下手里的工具,换下身上沾有油渍的衣服,“见朋友可不能这么邋遢,”换上合身笔挺的西装,戴上喜欢的那副墨镜,“Jarvis,镜子。”确保自己很完美之后,调出监控找人,“捉迷藏可不像你的风格。”找了一遍都没发现藏着的人,感觉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 “Jarvis,我得去草坪那看看。”

    叹了口气,整整衣服走向草坪,看着地上那个圆形的传送阵,“你还不打算出来吗,Loki?”

    “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从上方传出一声低沉的回答,我扭头看向那个穿着绿色衣服的神,看着他从半空中走下来,换上和我一样的西装,完全合身的布料衬的他修长的身躯更加迷人,“我的隐藏很完美,Jarvis也没有告诉你。”果然,他不知道又用什么说服了Jarvis,“托尔才不会幼稚的玩躲猫猫。”

     “看来你对他很了解?”他靠近过来,挑了挑眉,看得出来,他是吃醋了。

     “当然,毕竟我们是好兄弟。”我摊摊手,凑上去揽住他的腰,也朝他挑眉笑笑,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一只小猫——快要炸毛的一只——让人忍不住想逗他。

      “那我倒要看看,是那个蠢货更了解你,还是我。”说完俯身亲了上来。说实话,我不是很喜欢我们之间的身高差,不过有时候——比如现在——我还是觉得不错的。我没有拒绝这个吻,反而沉迷其中,等到这个漫长且美好的吻结束之后,我扯住他的领带靠近他耳边,“当然是你,我的Loki。”

无限捞戏丝毫不慌

43次落日/奇异铁无差

老舅你也太好看了吧
快来让师哥亲亲

爱死你了我15551

路上人潮未了夜-:


1


他们第一次相见是在那场大战前夕。Stephen穿着他的法师服,头发梳得溜光,他从一个像是点燃的仙女棒组成的的圈里走出来,同Tony说:


“托尼·斯塔克?我是史蒂芬·斯特兰奇博士,请跟我走一趟。”


他与Pepper新婚燕尔,他做了手术,摘除了那块陪伴他已久的反应堆,一切似乎已经开始在慢慢地向好的方向发展。但他仍然时刻带着他的纳米装备,他说不上是为了什么。


Stephen带走了Tony,那时Pepper正和他抱怨着他无法完全卸下防备,他却想着给Pepper讲那个有着糖果气息的柔软的梦——他们有了一个孩子。他和她约好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但他们谁也没能履行。


2


这是Tony第一次来纽约的圣所,尽管亿万富翁见多识广,但你总不能要求他不对未知的领域产生好奇,此前他还从未见过魔法。他下意识地将Wanda的魔法归为一种战斗技能。


他靠在宇宙大鼎上,眼神四处乱飘,像是来踩点的贼,直到屁股上结结实实挨了一下他才回过头。但他看着法师满脸的认真,撇了撇嘴只说出了一句话:


“这次我忍了!”


3


那是他们第一次争吵。他们把乌木喉丢进了外太空,Tony本可以将那个甜甜圈飞船开回地球,但他没有。他认为在这时候出其不意地攻进灭霸的老巢才是最好的方案,也许还能从根本上解决眼下的问题。


Stephen一向是个理智的人,他总是能在各种情境下选择解决问题的最优方案,但是他看着面前小胡子男人的眼睛,忽然发现自己负责拒绝的那一部分声带被融化了,被那双眼睛里柔软的岩浆和炙热的恐惧融化了。他不知道这个男人被这样的恐惧炙烤了多久,也许如他所说,六年?他觉得也许更久,


Stephen抿了抿嘴:“好,我们去泰坦。”


4


Tony不明白,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说出那些恐惧,他甚至无法向Pepper开口。但他下意识的认为,面前的男人是值得信任的,甚至是值得将后背托付的。


他没想过法师会直接答应他。他以为法师会用“保护时间宝石”为理由反过来说服他,但法师只是用那截鲜红的舌头舔过了嘴唇,然后告诉他:


“好,我们去泰坦。”


5


那是他们一起见过的第一次落日,夕阳一视同仁地将损坏的地表建筑刷上蜂蜜味儿的红漆,最后一点落日为天空染上一片橙红的霞。此刻泰坦看不见废墟,一切蒙上一种温柔的颜色。


泰坦是破败的。兴许再过几百年,地球也会变得这样残破而衰败,不过那就是后人之事了。


Tony在和银河护卫队的几位商量着他们的计划,直到那个头上长着两只小触角的女孩儿问起,他才注意到法师的状态。


法师正在打坐,他悬浮在空中,衣袂飘飘。他不断地摆动着脑袋,终于从半空落下,Tony上前稳住了他的身体。他的头发已经凌乱,额前耷拉着两缕头发,起初的高傲完全消解,一丝不剩。


他看见Tony用那双落日般温柔的眼睛注视他,他在那双眼睛里恍惚着说出了1/14000605的胜率,他回忆起面前男人的14000605次赴死,他忽然害怕了。


6


他们并肩看过的第二次落日,是在尘埃落定之后。夜莺未能来得及为亡灵歌唱,便有人只身闯入地狱,将战死的勇士抢夺回来。


Stephen出现在实验平台上的时候,Tony心头猛地一跳,他几乎红了眼眶,但他为自己做了辩解:每个人发现自己的发明能够逆转生死的时候都会激动的,不是吗?


Peter,Stephen,Quill……每个消失的人都再次鲜活,Tony捂住了自己的眼。


他连日以来的愧疚和恐惧终于得以作结。


那个傍晚,他们又坐在了一起,在Stark大厦的天台上哭着笑着。Stephen不熟悉其他人,但也没有拒绝,他捏着一杯香槟靠在围栏边,远处的落日为纽约的建筑镀上一层金边,他在晚风里回过头,Tony正巧在人群里望向他。


Stephen冲Tony举了举杯,笑着说:


“敬落日。”


7


他们第三次一起看落日的时候,Tony和Pepper离了婚。


Tony还是无法摘下他的纳米装备,而Pepper需要的不是一个随时会为世界现出生命的钢铁侠。


Tony和Pepper在离婚派对上露了个面就各自离开了,他们重新拾起了朋友的身份。Tony从人群中抽离,驱车去了海边。他没有带甜甜圈,也没有带酒,他穿着西装坐在沙滩上,海水涌上来,将沙子洇湿,炽烈的日光又将它们晒干,留不下一点痕迹。


他听见身后的簇簇声,Stephen在他身后坐下,他回过头给了他一个笑。Stephen刚从Tony的离婚派对离开,身上还穿着西装。黑色的西装将男人的身形修饰得近乎完美,Tony没忍住吹了个口哨:


“大夫,你适合西装。”


Stephen笑了。


那个傍晚,红霞燃满了天空、海面,Tony在漫天的红霞里将他和Pepper的故事讲给了Stephen,但他始终没有回头。


8


第四次,他们在纽约的另一次战斗中再见,Tony看见法师的光圈出现在战场的一端,于是面甲之下,Tony不可抑制地弯起嘴角。


当Stephen听到Tony被电磁处理过的声音时,战斗已经接近尾声,那个小胡子男人一路横冲直撞,杀到了他面前。


“Hey,大夫,太阳要下山了,有兴趣一起吃个晚餐吗?”


越过钢铁侠的肩膀,Stephen这才注意到远处的夕阳。


9


第五次落日时的相见发生于Tony的49岁生日。


没有生日派对,也没有老友的相聚,Tony穿上了一身黑色的西装,直接走进了圣所。


“Hey,Stephen,一起吃个晚餐吗?我想你不会拒绝我的,谁会拒绝一个过生日的人呢,对吧?”


半小时后,Tony如愿带着Stephen坐到了他预订了餐厅里。


“你喜欢五吗?”Tony有点紧张,他紧张的时候总会喋喋不休,“我很喜欢五,我是说,五月的空气很甜,风里都是杏子的味道,我也很喜欢Friday,我的AI,对了,你知道吗,五是我的幸运数字……”


“Tony,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法师看着面前局促的人,忍不住出声提醒


“好吧,我是说,这是我们第五次一起看落日,你读过小王子吗?他的星球上一天可以看见43次落日……”


“Tony.”


“好吧好吧,别催我。”Tony松了松领带,他觉得自己几乎喘不上气,“这是我们的第五次落日,你愿意陪我去看余下的38次落日吗?”


法师扬了扬下巴,他又抿起嘴:


“My pleasure.”


落地窗无法阻挡光,大理石地板上抹匀了大片的落日。


是很仓促的生贺文,脑子生快!八两脑花不怂!

#锤基无疑了#


#音乐梗《Something Just Like This》#

I've been reading books of old
我曾饱览古老的书籍

     “mom,谢谢你的书。”Loki看向Frigg,大大的眼睛里透漏着对知识的渴望,Frigg伸手拂过他的脸颊,眼里满是疼爱,“不用客气,我的Loki,mom会让你成为最强大的魔法师。”

The legends and the myths
那些传说与神话

     “wow——mom,北欧的神好帅气!”看着Frigg捏出来的幻象中那些强大又美丽的神,小小的Loki忍不住惊呼出声,“我以后也能像他们那样厉害吗,mom?”Frigg伸手顺着他柔软的秀发,“当然可以,我的Loki。”

The testaments they told
他们所讲述的圣约

     “mom,他们在干什么?”第一次来到教堂的Loki看着人们虔诚的祷告,Frigg为他做出解释:“他们这是为了祈求神的庇护。”

The moon and its eclipse
月亮的阴晴圆缺

     “这真的很漂亮,不是吗?”Loki将刚刚学会的法术展示在Thor面前,一个月里月亮的圆缺飞速转过,Thor甚至能看见Loki眼里映着的星辰,“太美妙了,brother!”

And Superman unrolls
还有超人展示

     “超人?不过是稍微强壮点儿的蝼蚁。”翻着Frigg从地球带回来的各式各样的书,Loki笑了笑,“中庭人,有意思。”

A suit before he lifts
他飞天前的装束

     “brother!看我的新装!”明天就是Thor的加冕典礼,换上新装的Thor兴冲冲的跑来给Loki看,看到换上新装的Loki时呆住了,“很好看,bro,怎么愣神了?”

But I'm not the kind of person that it fits
但我不是这样的英雄

     “你们都将臣服于我。”信步走下阶梯,看着那些乱成一团的中庭蝼蚁,Loki嗤笑一声,“这就是你们所谓的,处变不惊。”权杖在地上一点,威压四散开来,人们不再敢吵闹,Loki满意笑笑,“Now, kneel!”

She said, where'd you wanna go?
她说,你想去何方?

     “我也不是你母亲,对吗?”Frigg呆呆的望着Loki,眼里充满不可思议和悲伤。Loki抬了抬手又放下,强撑着勾起一个笑,“你不是。”

How much you wanna risk?
你能承担多大的风险?

     “我不能杀Odin,但是我能带你到他的的房间。”面对Laufey,Loki依然从容不迫,“为什么,你会帮我们?”Loki低头一笑,“因为我才是阿斯加德的王。”

I'm not looking for somebody
我并不渴求

     “No,Loki,不要死,你不要死。”Thor的手在颤抖,怀里的Loki笑了笑,“没关系,brother。”Thor颤着摇了摇头,“No……我会把你的英勇告诉父亲。”Loki无奈一笑,“我才不是为了他,brother。”

With some superhuman gifts
那些超人类的天赋

     “啧,你们怎么这么烦。”躲开飞来的炮弹和箭头,打开丢过来的盾牌,Loki皱了皱眉头,“现在,该我了。”

Some superhero
那种超级英雄

      “够了!你们这些低等生物!”被摔到地上的Loki看着眼前的绿色大块头,满脸不可思议,“我可是你们的神!……”又一次被摔到地上,绿色大块头嗤之以鼻,“弱神一个。”

Some fairytale bliss
那些童话般的天赐之福

     “你对我很重要,Loki。”Thor扭头看向Loki,眼里满是认真。Loki歪头笑了笑,“我知道。” “我们来玩'Get Help'。” “No。”

Just something I can turn to
只是一些我能力所能及的事情

     “Loki!拿到头盔!”看着打成一片的众人,Thor扭头朝Loki喊。Loki到了地下室,顺手拿走了魔方,“这真是……太疯狂了。”

Somebody I can miss
吻到我爱的人就好

     “有时候我很羡慕你,但是不要怀疑我爱你。”Thor登基之前,Loki看着他的眼睛说,又半开玩笑,“现在给我一个吻。”Thor忍着冲动对他笑笑,“不是现在。”

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
我想要的不过是这些

     “如果你在这儿,我真想给你个拥抱。”Thor朝Loki丢过去,Loki伸手接住,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,“我在这儿呢,brother。”

#虫铁或者铁虫?#


#音乐梗《Something Just Like This》#

I've been reading books of old
我曾饱览古老的书籍

     “daddy!我想看这些书!”Tony跑进实验室,朝着正在埋头钻研的Howard开心的喊,“嘘,当然可以,想看的话去书房看吧,daddy正在做实验,待会儿去找你。”Tony抱着Howard的古籍藏书向里面张望,daddy又在做那些机器人了,他还是去书房看书比较好,“谢谢daddy!”

The legends and the myths
那些传说与神话

     “wow……这些故事都是真的吗?”年龄还小的Tony对于这些新鲜东西充满了好奇,“北欧的雷神Thor——wow,好酷!”

Achilles and his gold
阿喀琉斯和他的战利品

     “希腊英雄Achilles?哦我知道他,我以前读过关于他的书。特洛伊战争的木马真的是个很聪明的想法,不是吗daddy?”Tony放下手中的机器零件,对Howard提出的问题回答的很清楚,“我很开心你能从中学到点什么,Tony。”Howard过去拍拍Tony肩膀,“而且我希望你能学会运用它。”

Hercules and his gifts
大力神与他的天赋

     “Hercules刀枪不入,当然除了他的脚踝。还有他的十二件大功,需要我一一说出来吗,Jarvis?”Tony连接好最后一个零件,满意的看着这个机器人,对于Jarvis的问题对答如流,“come on,来点儿有难度的。”

Spiderman's control
蜘蛛侠的控制力

     “No,kid,我告诉过你,不行,这太危险了。”从湖面上低空飞过,Tony开了十二分的火力朝追踪器显示的位置飞去。“我觉得我可以搞定!Mr. Stark!” “不kid,等我过去。” “好吧Mr. Stark。”

And Batman with his fists
和蝙蝠侠的铁拳

     “opes,这是什么?!蝙蝠侠的手办!”Parker在一个橱窗前停下了脚步,眼睛闪着星星看向里面的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小人。“喜欢就买下来,kid。”

And clearly I don't see myself upon that list
显而易见我未能名列其中

     “事实上……errr……”看着手里的稿子,上面的套话虚假且令人作呕,丢掉稿子深吸一口气,“我就是钢铁侠。”诚实点,这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
She said, where'd you wanna go?
她说,你想去何方?

     “我们到了,kid。”Tony伸手去帮Parker打开车门,感觉到他身体一僵,“opes……Mr. Stark,” “怎么了?我只是帮你开下车门?”抢先一步说出了回答,现在还不是他该知道的时候。“哦,好吧,我是说,谢谢您,Mr. Stark。”

How much you wanna risk?
你能承担多大的风险?

     “但是如果你出事,我会觉得是我的责任。”Tony从船上把Parker带下来,有些生气——但更多是担心——的盯着这个孩子,“现在我要把你的战服收回。永远。”

I'm not looking for somebody
我并不渴求

     “不,我才不是什么超级英雄,我只是Tony · Stark。一个富翁。”听着早上的新闻,Tony正在吃早饭,他晃晃手里的?叉子,指向屏幕,“做超级英雄很累的。”

With some superhuman gifts
那些超人类的天赋

     “Jarvis——我做你不是用来让你叫我起床的!kid刚刚打来了电话?errr——!我马上去回给他。”Tony挣扎着从床上起来,努力使自己清醒清醒,“好了,Jarvis,打给他。”

Some superhero
那种超级英雄

     “其实门后面根本没有记者对吗?”看着Parker自信的笑脸,Tony愣了神,“什……” “这是个考验,我知道的!” 等到回神之后,Parker已经走开了好几步,“当然,你过关了。”

Some fairytale bliss
那些童话般的天赐之福

     “天才?或许我是。”Tony举起酒杯朝着那些合作商或者潜在客户们勾了一个官方假笑,“为了和平。”

Just something I can turn to
只是一些我能力所能及的事情

     “快……离开这儿……!”Tony用最后的能源替两个孩子挡住了从天而降的大石头,可惜备用能源也几乎不足以支撑这块石头,忽然,石头被白色的蛛网粘到了一旁的墙上,“Mr. Stark?你还好吧?我给你带了一块备用能源,或许帮得到你!”

Somebody I can kiss
吻到我爱的人就好

     “战争使人心焦力卒,不是吗?”Tony瘫在沙发上朝着Parker张开怀抱,“当然,Mr. Stark,或许一个亲吻可以治愈一下伤痛?”

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
我想要的不过是这些

     “有你,有我,这就足够了。”抚摸着怀里人柔软的头发,整个人都放松起来,“实际上,Mr.Stark,我还想养只狗。”Parker蹭蹭Tony长着胡茬的下巴,开着玩笑,“好主意,我批准了。”